搜索
搜索内容

领跑热线:18402029367

>
>
>
中国教育有问题?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有话说

中国教育有问题?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有话说

浏览量
【摘要】:
“重新定义中国学校。”  9月1日,三个月以前,当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执行校长李秀伟用这样的信念来阐述一所新的学校的时代责任感的时候,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们能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况且,从开学伊始,他们国学根基的教育、国际视野的教育,乃至国家标准的教育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就引发了广泛的观望和质疑:是考学重要还是读经重要?是贵族学校还是全纳教育?是体制内学校还是个性化学校?虽然这里有最美的风景、最纯净

“重新定义中国学校。”

  9月1日,三个月以前,当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执行校长李秀伟用这样的信念来阐述一所新的学校的时代责任感的时候,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们能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况且,从开学伊始,他们国学根基的教育、国际视野的教育,乃至国家标准的教育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就引发了广泛的观望和质疑:是考学重要还是读经重要?是贵族学校还是全纳教育?是体制内学校还是个性化学校?虽然这里有最美的风景、最纯净的空气、水质最好的山泉水,但是远离都市,学生、家长、老师能适应寂寞吗?

  

 

就像李校长说的,学校开学的第一天,就有无数的人用放大镜寻找学校的问题,但他坚信,国学大师曾仕强教授给出了一个“先学做人”正道,他们坚定了一个“国家标准、国学根基、国际视野”的信念,沧海桑田,生生不息,中国教育的问题已被无数的重复,他们要做的,是可复制的中国基础教育学校解决方案。

  

 

12月16日,这所建校、办学刚过100天的学校,在罗浮山下,毅然决然地启动了二期工程。这也标志着饱受质疑转化为社会各界的信心,新的校区建设意味着这三个月来的学校发展模型要开始进行复制了。

  

 

我们试图深入走进这所学校,看看这里到底发生着什么。

李校长说,中国教育需要三句话来重新定位,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就是从这三句话里找到了解决学校问题的道路。

第一句话,“先学做人”,这就是他们为学校走出来的道路,学做什么样的人呢?学生先从起床第一件事做起,学会正确挤牙膏,学会合理开水龙头,学会洗漱完毕标准摆放用品,学会自己整理衣物,学会“食不言”,学会吃饭……从这些小事做起,做“懂得孝道”的人;做“勤俭简朴”的人;做“忠恕宽容”的人;做“好学乐学”的人;做“仁爱礼让”的人;做“诚实守信”的人;做“自强刚健”的人;做“爱国守法”的人;做“廉洁自律”的人。九大人格构成学校的育人目标,由此开发了从做人开始的整个课程系统,什么样的课程就会有什么样的学校,一所完整的道德教育学校在罗浮山下开始建立起来。

第二句话,“国学根基”,这是学校的立校之本分,他们记住曾仕强教授的教导“我希望大家想一想什么叫国学,什么叫经典?为什么它不叫经典,而叫国学?就是经典很容易被搞乱掉。国学,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学问。那学问怎么有特色?我们从实际上来了解,就是每个民族对同一件事情看法不一样,它的关键就在思维。我是比较主张孩子小时候让他背三本书,一个是《易经》,一个是《道德经》,一个是《论语》,对他终生都有用。”他们《易经》《道德经》《论语》不仅仅当做三本书,还当作三门学问,让学生读书明理。李校长说,学校已经着手制定合理、可行的《易经》《道德经》《论语》“考级标准在”,真正让国学教育有标准可依,为未来学校传递中华传统文化,播散中华传统美德的种子有个切实可行的标准。

  

第三句话,“修己安人”,这是学校应对教育发展变化的不二选择,无论是互联网技术、全球化诉求、传统文化背景,对李秀伟校长来说,他只关心一件事:老师先学。在李校长看来,一切教育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师生之间“教学相长”的程度,所以,在这所学校里,虽然不追求形式上的古礼、古韵,但是,每个老师内心倒要有一个“圣贤”的标准,时时处处讲“身教”,学生起床,老师即起床读书;学生读书,老师也起床读书;学生休息,老师还在读书。“我们是来陪同学们读书的”,这句话深深刻在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每一位老师的骨子里,他们相信,只有老师读书的学校,同学们才喜欢读书;只有老师读书的学校,才会有圣贤从这里走出;也只有老师读书的学校,中国的教育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路。

“罗浮山下四时春”,曾仕强教授用他的高瞻远瞩绘就了中国基础教育学校承载学生和社会发展的模型,李校长从不相信教育的问题只是问题,他们正在以如春的生机从“岭南”开始出发,走上寻找合理学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