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内容

领跑热线:18402029367

>
>
>
教育专家眼中的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是怎样的?请听他们说……

教育专家眼中的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是怎样的?请听他们说……

浏览量
【摘要】:
大大君说 2017年1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共同颁布《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指出,要“以幼儿、小学、中学教材为重点,构建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体系。”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融合”实践,恰逢其时。 教育家们对此有何评价? “震撼”二字可以表达他们的感受。 5月12日至13日,在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的支持下,“全国首届中华优秀

大大君说

 

2017年1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共同颁布《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指出,要“以幼儿、小学、中学教材为重点,构建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体系。”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融合”实践,恰逢其时。

 

教育家们对此有何评价?

 

“震撼”二字可以表达他们的感受。

 

5月12日至13日,在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的支持下,“全国首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和教材建设研讨会”在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举行。来自教育部的专家组,在参观了学校后并旁听了课堂后,用“震撼”来作评价,认为学校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探索上取得了这么多的成果,令人震撼,鼓舞人心。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朱慕菊说:“我们非常关注传统文化怎么样进入中小学课程的问题,因为这件事情难度很大,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有很多优秀的东西,但是也有糟粕,所以我们提倡的是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

 

“当我得知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在探索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受感动。既要立足中国,又要放眼世界,既要吸收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又要创建现代化的教学,把优秀传统文化里面的要素融入课程的设计,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我看到了学校的精神面貌,老师和校长共创共建,有很多创作性的提法。”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张民生说:“对于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的教学方式,我既佩服,又震撼。要把古代最优秀的传统文化融合进去,要在世界文化的交流碰撞中传承下去,我们要做的更好。学校的老师校长们,他们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理解和追求,没有随波逐流,而是有自己的思考,这是更加难能可贵的。有这么好的老师,就是我们教育的希望所在。”

 

 

 

华东师范大学课程教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崔允漷说:“只有一年的时间里,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做了那么有难度的事情,让我很震撼。当国家层面要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课堂的时候,这所学校能够站出来做这个事情,难度其实很大,这种精神要赞赏。而且在学科课程的设计上,我也看到了一种工匠精神,这里的老师们一直在琢磨,怎么样才能做得有水准,这种精神让我很感动。”

 

江苏省教育学会副会长陆志平说:“在来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之前,我一直在想象,这样的学校会是个什么样子?而在旁听了一堂音乐课后,发现这里已经将唐诗和音乐非常好地融合在了一起,这让我感动,因为我们古代的诗歌本身就是可以唱的,诗、歌同源。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而且,学校构建了一个完整的课程架构,完整的教学思想,呈现在我们面前,非常震撼,非常激动,确实了不起。”

 

 

 

陆志平认为,要进行传统文化教育,课程体系和教材体系是重点,现在有些学校的做法比较乱,就是因为没有课程,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既有顶层设计,又有自己的思考,有‘三国办学理念’,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是有道理的。而且学校提出的‘关联万物’,我觉得非常好。”

 

华东师范大学课程教学研究所教授杨向东说:“在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我非常有收获,学校的很多工作具有挑战性,但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学校办学思路和设计是合理的。”

 

杨向东说,中国的课程体系从1902年开始建立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是反思一下会发现,现在中国基础教育阶段的课程体系不是中国文化的,而是西方文化的课程体系。譬如把语文当做一个特定的学科放到课程体系里面,这就是西方的思维方式。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来讲落实我们的传统文化,没有意义。文化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思维方式,比思维方式更深的是我们的价值观念,所以要用合理合适的方法去构建我们自己的课程体系,真正把传统文化的精髓挖掘出来,要用中国的传统思想去构建。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的探索,正是要挖掘里面更深层次的东西。”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蔡可说:“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在对课程进行系统化的建设上的投入,是非常让人感动的。很多学校在做国学教育的时候,还只是停留在课程的点缀,譬如学古琴、学书法国画,看起来很丰富,但是在课堂上却关注不够。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从先学做人开始,围绕国家标准,围绕核心素养,把传统文化渗透进去,构建一体化的课程体系,在建设过程中,还把教师放在了主体的地位上,每门课程都有教师,有自己的特点,成为课程带头人。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取得这样的成就,让人震惊。”

 

能够获得如此多教育专家的高度评价,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精神内涵?

 

细微处见真章。

 

罗浮山国学校附属学校,依山傍水而建,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笔者初至,一时之间竟疑惑,学校在哪?

 

没有传统学校的大门塔楼,门前广场名为论语广场,孔夫子像,《论语》辑录。

 

拾级而下,却发现原来别有洞天,豁然开朗。

 

在这里,处处可见国学元素。

 

学校广场,名为易经广场,每天清晨,学生们分立64卦之上,沐浴晨光;学校操场,名为道德经广场,学生的奔跑欢笑中,81章句身旁闪过,不言之教。

 

易经精神,以木牌刻之,抬头可见;上善若水,以巨石刻录,沉思无限。

 

 

 

学校初创之时,学生19人,老师20多人。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执行校长李秀伟说,学校的规模非常小,但是办学的信念很坚定,一定要办好这间学校,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来自山东的李秀伟,本身作为教育改革的专家,对于中国的教育有着深刻的认识。

 

李秀伟说,现在,大家都对传统的教育方式有意见,单纯地追求分数,功利化教学,却忽略了学生的身心健康、文化传承和发展。

 

“这样的教育,不培养学生做好人,只是培养学生做考试的机器。”

 

但是,另外一种尝试,却又走向了另一种极端。

 

“有人说,既然功利式教育不好,那就彻底抛弃,让孩子读经,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能读的经典全部让孩子背下来,孩子就成了圣贤。但是,我们却发现,这样的孩子不是受益,而是受害。”

 

李秀伟告诉笔者,从这些读经班出来的孩子,不建构整体素养,只会背经典,这样的教育,其实质,也是另外一种极端式的功利。

 

 

 

陶继新

 

“有些孩子读了五年经,穿长袍马褂,吃素打坐,每天读十数遍道德经。其实,远离了真正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核心思想理念、中华人文精神、中华传统美德。”

 

既要让孩子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要让他们打下扎实的文化基础。

 

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的老师们,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教学,三分之二的时间是研究如何上课。

 

李校长向笔者介绍说,曾仕强教师提出了“先学做人”的校训,是学校的顶层设计者,校长则提出关联万物的课程体系,而教师们则负责课程的开发和创造。

 

“这是一个研究型、开发型的学校。”

 

“我们要做的,就是重新定义中国教育。”李秀伟说。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在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学校的课程系统提倡“关联万物”,坚持“蒙以养正”传统教育之道,立足于《易经》《论语》和《道德经》三部经典,“国家标准、国学根基、国际视野”,培养面向未来的“君子之才”。

 

学校以“先学做人”为核心,诉诸“厚德健行”的君子目标,落实“修己安人”的教育发展之道,以高质量落实国家课程方案与学科课程标准为基准,开设语文国学、数学术理、外语游艺、道德法治、科学万物、艺术精神、体育健行七门课程;

 

 

 

学校提出,国学是中国人做学问的体系,继旧开新,用中国人的学问实现中国教育的目的,学校立足《易经》、《论语》、《道德经》三部经典的诵读与实践,建构《论语》日学课程、《易经》易学课程、《道德经》德行课程、《做人》养成课程、《人人国学》课程五大国学课程体系,实现国学现代化,开设“必修”、“选修”、“自修”三维课程实现“少年君子”成长时空化,以“顺木之天,拉长补短”作为教育策略与儿童成长策略。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传统文化融入教育教学,不是一蹴而就的工作,在于每一日脚踏实地的积极探索。

 

学校的师生们告诉笔者,接下来,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将继续工匠的探索精神,上下求索,像种试验田一样,把传统文化进课程、进教材、进课堂这件家国大事扎扎实实地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