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内容

领跑热线:18402029367

>
>
易经·养心第八天|再见,乖孩子!

易经·养心第八天|再见,乖孩子!

浏览量
【摘要】:
夏日的午后,孩子们要午休了,热闹的校园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两只小鸟飞快掠过水面飞向掩映在树后的宿舍楼,宿舍楼里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早已空荡荡的餐厅门外,却有几个孩子安静的列队站着,显然他们是一个家族的,打头的男孩高高举着族旗。孩子,怎么了?在罚站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个家族的孩子从夏令营第一天就很听话。老师刚一说整队,每个孩子都会很乖地站在那里排好队,没有老师的明确指令,他们绝不会
 

夏日的午后,孩子们要午休了,热闹的校园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两只小鸟飞快掠过水面飞向掩映在树后的宿舍楼,宿舍楼里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早已空荡荡的餐厅门外,却有几个孩子安静的列队站着,显然他们是一个家族的,打头的男孩高高举着族旗。

孩子,怎么了?在罚站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个家族的孩子从夏令营第一天就很听话。老师刚一说整队,每个孩子都会很乖地站在那里排好队,没有老师的明确指令,他们绝不会乱走。

 

今天午饭后,餐厅里井然有序,有的孩子细细品尝着美味午餐,有的孩子已吃完去洗碗,也有孩子在餐厅外边玩边等同伴,不时有孩子三三两两手拉手说笑着往宿舍楼走去。

史官老师去餐厅后厨对接课程所需的新鲜材料。等史官出来时餐厅内已打扫干净没有人了,门外也没有看见孩子,史官以为自己家族的孩子们已经回宿舍了。

她盘算着先顺路去办公室拿齐材料,再回宿舍楼看看孩子们。

 

可是,当史官再次经过餐厅门外时,惊讶地看到:其他的孩子都走了,只有他们家族的7个孩子,由族长领着,举着族旗,整整齐齐乖乖地站在餐厅附近。

 

 

那一刻,史官老师真的是百感交集。

一方面,史官为自己的疏忽没看见,让孩子们等了这么久,感到非常惭愧和抱歉;

另一方面,史官感触良多,孩子们为什么这么乖?难道孩子们就没有一点点自己的想法吗?

孩子们是不是可以去问一下别的老师:“我们老师去哪儿了?你们看到我家史官了吗?”

史官去哪儿了,孩子们是不是可以在校园里找找?

孩子们是不是可以先回宿舍呢?

是不是也可以有自己的一主见?

 

 

这几个孩子都只有七八岁,这么乖,这么听话。史官老师此刻心里,有一种被刺痛的感觉。

按照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长大后,他们将来会有自己的想法吗?

《易经》提到“变通”,孩子们是不是不太变通?

 

回想起第一天晚间分享总结时,全家族的孩子都只是很认真的在听史官总结。

史官问孩子们:“你们谁来总结一下,分享一下你们今天的成长点?可以夸一夸自己今天哪里做得好,或者你看到谁哪方面做得好。”

没一个孩子上来。

 

可能第一天大家还比较陌生,相互之间不了解,孩子们也不知道如何总结如何分享,需要示范吧。

史官这么想着,她就把每一个孩子总结出了两三个收获变化。

 

第二天晚间分享总结时,史官想孩子们应该知道说什么了。

但是,孩子们仍然没人开口,不知道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说小伙伴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儿,史官引导孩子们回忆了当天发生的很多事情后,终于有一个孩子怯怯地举了手,很艰难的说了三句话。

乖,

古时本义指背离、违背、不和谐,

现代常用于表示顺从、听话、伶俐等意。

 

大人口中心中往往都会喜欢一种孩子——“乖孩子”。

乖孩子似乎能够满足大人所有的要求,让人省心,在别人眼中为大人挣足面子,大人孩子乖巧为荣耀

 

可渐渐地,大人会越来越少听到孩子“不懂事”的叽叽喳喳,越来越少看见孩子“不懂事”的哈哈大笑,大人跟孩子越来越话可聊。

 

“孩子你怎么了?”“孩子你天天在想什么呢?”“跟说说今天你遇到过哪些事情啊?”

即使在大人的追问之下,得到的回答一般都简短的近乎敷衍——“嗯,还好吧。”“没发生什么事情啊。”“都可以吧。”

 

得不到想要的交流,于是大人又开始担心,开始追问、猜测,甚至旁敲侧击的试探,愤怒的责备。“你这孩子,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呢!”换来的依然是孩子的沉默。

 

 

 

 

这些,是我们想要的吗?我们不要!

 

我们史官每天只做一件事:给孩子自主空间、孩子经历、关注孩子状态、引导孩子思考和适时碰撞孩子

孩子们一来,我们首先给他们这个敢想、敢说、敢尝试的养育环境,即使他“胡说八道”“答非所问”,我们也会肯定他“敢想敢说不怕错”。

我们认为呵护好孩子的“心动”比一个答案对错与否的意义更加深远。

 

 

这个家族第三天有两个孩子开始分享了,第四天有五个孩子。

史官老师为了让孩子们更放松,第五天傍晚在草地上和孩子们聊起各自的收获和印象最深的事,七个孩子终于放下了拘谨,一点点敞开了心扉。

 

 

随着史官老师的一天天用心陪伴下,几个安安静静、小心翼翼的“乖孩子”,在一次次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中,没有遇到评价比较和指导的束缚,他们开始一点点放松下来,尝试表达自己真实感受

 

有孩子开始开怀大笑了,

有孩子开始调皮比如“藏”一个好吃的馒头了,

有孩子敢“叽叽喳喳”不怕说错了,

有孩子虽然害怕却噙着眼泪坚持登上网顶了,

有孩子外出敢跟陌生人交流了,

有孩子被拒绝后也从容多了,

有孩子搂着史官撒娇了,

从简单的说出一个词,到“喜欢说愿意说”,再到“说合适的话”,甚至自然大方地在大家面前表达自己想法……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充满着生命震荡成长的过程。